学习竞争激烈催生需求 有教师兼职家教年入百万

  学习竞争激烈,催生家教需求,成绩越好的尖子生越是要请家教”昨天,记者前往一些家教机构采访,某机构双休日有200多名初中家教生,排名在杭城知名民办初中年级前10名的学生就有10个。

  期末考就要到了,许多爸妈开始着急上火,记者身边就有很多这样正在四处打听靠谱家教的家长。

  在帮家长了解家教的过程中,记者发现,现在不仅普通学生忙着找家教,尖子生更拼。所以,杭州的家教市场一直是“牛市”,据说一些在职教师做家教的年收入可以达到上百万!

  目前,杭城中学教师的平均年工资大概在10万元左右。做家教一年收入百万,相当于当老师10年的收入。记者粗略算了下,按照现在家教的市场行情,一个学生一门学科一年的费用大概是8千元到一万元,一位在职老师一年要赚100万元,起码要带100个以上的学生,相当于多带了整整两个班!

  去年,教育部、浙江省教育厅专门发文,重点整治中小学校有偿家教的行为,取得了不错的效果。

  本周,记者拿到了一份知情人提供的名单。知情人说,这些在职老师每年做家教的收入起码超过50万元。

  数学老师说:“我现在已经不带了,去年教育部门对这个事抓得很紧,校长在几次会议上重点说了这个事,我就先停下来了。”

  在10分钟的通话中,这位数学老师有些抱怨:“其实,做家教也不轻松,收入肯定比工资高很多,但周一到周五要带学校的班,双休日又做家教,一口气都不能歇。做家教的基本上都是学校的骨干教师,家长才会找你。所以,为了在外面带班,我在学校里会加倍努力。”

  而科学老师很谨慎地只回了短信:“我不敢回答啊,你会不会把我登出来?我现在基本上不带学生了。”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音讯了。

  比如有位杭州城里小有名气的初中科学老师。去年8月辞职的他,之前在学校的时候也做过家教,收入六七万元一年。“有些老师胆子大,带的学生多,我就知道好几个。他们把学校里的班级管得很牢,出成绩,校长也不能说什么,最多善意地提醒一下。外面带学生收入很高,家长也愿意把孩子交给他们,所以带的学生越来越多,年收入肯定超过一百万元。”

  有一位挺有名的,原来在杭州某公办中学教科学的任越蛟,2013年辞职做起了校外家教。

  任老师教书30年,他告诉记者,当初自己也在外面带学生,现在专职做家教,一年赚500万没问题。

  任老师的家教班目前有1000多名学生,“我要让他们考进前八所,大部分要考进前三所”。

  他周一到周五准备资料、备课,每次给学生出题起码要参考20本书,选出150道题,自己先做一遍,然后删掉50道题,仔细琢磨后再删掉50道,剩下最后50道题给尖子班里的学生做。另外,他也会聘请一些在职顶尖老师来给学生上课,这些老师在他那里上一天课,可以拿到5000元。

  还有一位叫许日波的科学老师,教龄19年,当过杭州市教坛新秀、学科带头人和骨干教师。他在杭城某民办初中待过,后来转到了某公办中学,去年辞职了。

  “不是我不喜欢当老师,我就是想按照自己的方式教学生。学校要追求公平化,没法分层教学,只能根据中等学生的水平来备课,最后身心俱疲。另外,老师的待遇偏低,不管水平高低,收入差不多,没什么积极性。我去年4月买了房,如果不在外面带几个学生,光靠工资还贷比较吃力,去年教育局管得严了,我干脆就跳出来自己干。”

  记者采访发现,现在,成绩越好的学生,越想找家教。换句话说,许多学霸也是从家教里走出来的。

  比如许日波老师就告诉记者,“我带的学生都是慕名而来的,基本上就是奔着前三所去的学生,差的我也不收,跟不上的。”

  昨天,记者前往一些家教机构采访,某机构双休日有200多名初中家教生,排名在杭城知名民办初中年级前10名的学生就有10个。

  有一个学生,六年级毕业后就开始在机构里补习,多次考进年级前三。“他从小学开始就是个学霸,上课认真,自我学习习惯特别好,有时候去上厕所还要带着书。”机构负责人说。

  现在学习竞争太激烈,逼迫学生和家长不得不在校外开小灶,尤其是一些尖子生,特别拼。

  杭州市教育局一位工作人员说,自从去年设立有偿家教举报电话以来,除了暑假期间有一些举报电话外,最近几乎没有接到过举报,“这说明,在职教师去家教机构上课的现象减少了,有偿家教得到了比较好的控制,起码不再是那样明目张胆了。”

  “有人说,一些老师做有偿家教,是因为收入待遇低,这不是理由和借口。去年,杭州市有关部门做了一个调查,中小学教师的平均收入要略高于公务员。”

  不过,工作人员承认,部分在职教师在外面带学生的现象还会存在,“完全没有是不可能的,因为家长有这个需求。而且,这种现象也无法查实,取证比较难。所以,要完全杜绝有偿家教,还需要靠教师的自律。”

  一位初中校长说,民办学校内部竞争激烈,家长把孩子送进民办学校不容易,寄予的希望很大,一定要出成果,“民办的初一,就像公办的初三一样紧张!”

  于是家长有一个普遍心态,不希望自己孩子班里的老师去做家教,又希望在职的优秀老师给自己的孩子上家教。说到底,激烈竞争让家长只剩下了一个目的:想方设法让孩子的分数再拔高一两分。

  有业内人士分析,教育部门对有偿家教抓得越紧,顶尖老师跳槽单干的现象会越多。

  在职教师做有偿家教,从职业道德上来说,是不允许的,但在目前的环境下,喊一句“取缔有偿家教”似乎还远不够。教育的改革,难点也在于此:在教育资源的公平未达理想时,近利与远景就成了一对矛盾。唯分数至上的教育观念的改变,还需时日。

  上一篇 :2016第一周查处131起违规问题下一篇 :少女坠亡曾被生父强奸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